明镜高悬当前位置:首页 >> 审计漫谈 >> 明镜高悬

案例故事|乡镇卫生院背后的秘密

发布时间:2024-03-27来源:山东省德州市平原县审计局作者:宋倩倩点击:76

2023年6月,L县审计局根据上级审计机关统一安排,对全县2020年以来公共卫生服务、医疗服务、医保报销、医疗质量管控、医疗服务能力提升等有关政策落实情况开展专项审计调查。此次审计由审计经验丰富、组织协调能力强的副局长老朱担任审计组组长,项目牵头科室财金股股长老宋担任审计组副组长,心思缜密、专业业务能力强的小杨担任业务主审,大数据分析能手小徐担任数据主审,审计组成员还有熟悉财政财务审计业务的小王和老钱。

明确思路

“全县共有二级医院7家、一级医院4家、乡镇卫生院9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4个、社区卫生服务站5个,我们已经对二级医院和一级医院的医疗服务收费和医保报销情况进行了全面审计,收获颇丰,下一步我们的审计方向转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审计碰头会上,审计组副组长老宋对前期审计调查情况做了简单梳理总结。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承担着全县的公共卫生服务职能,也是此次审计项目的重中之重。公共卫生服务是以儿童、孕产妇、老年人、慢性疾病患者为重点人群,面向全体居民免费提供服务的。而如何在众多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机构选择重点延伸对象呢?”业务主审小杨说。

“我对2021年度和2022年度各个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收费情况进行了总体分析,其中A、B、C三个乡镇卫生院医疗收入位居前三,C镇卫生院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考核排名稳居第一。前期,我对65岁以上老年人健康体检、高血压健康管理等数据与火化人员等数据进行了分析,疑点数据中刚好也有C镇卫生院。我觉得可以考虑从C镇卫生院入手,一是先行试点看看公共卫生服务项目是如何开展的?分析的疑点数据是否成立?二是关注医疗服务等情况。”业务主审小徐边说边展示着疑点数据。

“这是我们首次开展公共卫生和医疗服务专项审计调查,没有什么经验可借鉴,只能边摸索边实践,和医疗服务一样,那还是先行试点,从C镇卫生院入手。我们兵分两路,我和小徐负责查看县卫生健康局账务资料,老宋带队和小杨、小王和老钱延伸C镇卫生院。”审计组组长老朱说。

分头行动

一早,老宋、小杨、小王和老钱来到了C镇卫生院,刚进院子,就看到院长于华等三人远远迎接。院长十分热情,互相简单介绍后,带领我们参观了整个卫生院,热情地让我们感到很不正常。

老宋和小杨负责落实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疑点数据,调取公共卫生服务档案资料,重点审查工作量的真实性和项目服务的规范性。小王和老钱发挥其优势,负责查看C镇卫生院账簿资料,重点审查收支真实完整性,同时协助老宋、小杨验证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工作量的真实性。

审计组直奔主题,叫来负责公卫服务项目的刘莹,“刘主任,为什么这132名65岁以上老人享受了两次免费体检?”主审小杨问道。

刘主任,30岁左右,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瞅了一眼疑点数据后,淡定地说“享受两次很正常啊,他们里面大多是高血压或者糖尿病等重点人群,为了让他们得到更多的服务,保障其健康,这应该没问题吧?”说完,她的手机铃声响起,径直走出去接电话了。

此时房间,只剩下老宋、小杨和一摞摞的居民健康档案。“看着她自信的样子,不像是说谎,而且好像说的有点道理,难道我们怀疑错了?”小杨皱着眉头说。

“我还是觉得有问题,我们先随机抽取5名人员的居民健康档案,看看是不是真做了两次检查。”老宋眼神坚定地说。

说干就干,两人迅速行动起来,结果出乎意料,5名人员纸质健康档案显示确实做了两次检查,检查结果齐全,且与公卫系统数据完全一致。同时,电话访问65岁以上老人体检情况,均说记不清楚了。老宋和小杨陷入了迷茫。

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一上午,在账务方面小王和老钱也没有任何发现。

意外收获

“哎呦,不好意思,我上午接了个电话,有个急事也没赶回来。领导你们放心,我们于院长对我们的工作标准要求很高,必须依法依规工作,而且现在公共卫生服务考核很严格,都必须录入公卫系统。”负责公卫项目的刘主任迎门而入,笑着说道。

“我们看了你们的公卫系统数据,确实有两份不同时间的检查结果。”小杨说。

“那当然了,为了录入公卫系统,我们还专门找了第三方,买的平台软件,平台将检查结果直接上传到公卫系统,可方便了。”刘主任得意地说。

听到这,老宋对着小杨会心地一笑。小杨心领神会,乘势说“刘主任,那我们看一下平台数据?”

刘主任听到后,脸色十分难看,以工程师不在等各种理由推脱不予提供。越是这样,老宋和小杨越是兴奋,终于找到了突破口。               C镇卫生院的一部分资金竟然存放在卫生院院长于华的个人银行账户,现在竟然还有公款私存的?最近几年的审计,都没有这样的问题,这个卫生院的管理竟然这样混乱。”小王和老钱边翻阅会计资料,边讨论着。此时,2023年的一张会计凭证更加引起了小王和老钱的注意,会计资料显示院长于华领取卫生院历年结余400余万元。为了弄清怎么回事,他们简单讨论了一下谈话提纲,叫来会计马娜了解情况。

“马主任,我们了解一下于华院长领取历年结余400多万是怎么回事?”小王问道。

“这是我们卫生院的历年结余资金,卫生院是于院长的,所以领取结余没问题吧?”会计马娜不紧不慢地说。

小王和老钱相互意会了一下,怪不得会把单位资金存放到院长于华个人银行账户,把卫生院当成了院长个人的。

但是,C镇卫生院登记信息显示是事业单位,为什么说是于华个人的呢?审计人员再次陷入了迷雾。

原来如此

根据审计人员要求,会计马娜提供了一份合同书。2004年12月,C镇人民政府将原卫生院资产以36万元出售给个人于华,首次付款21万元,剩余15万元作为政府奖励金用于卫生院建设发展。合同约定,改制后原卫生院所有资产归于华所有,由其独立经营、自负盈亏,并为改制后的聘用人员办理养老、失业和医疗保险手续。

小王和老钱看了合同书后,瞬间明白了为什么会计说C镇卫生院为于华个人所有,但是为什么仍登记为事业单位呢?他们将这一情况向老宋做了汇报。

接下来,小王和老钱继续留在C镇卫生院,查明2004年12月后C镇卫生院聘用人员情况,有无再招录事业编制人员,改制前事业编制人员又是怎样处置的?老宋向审计组组长老朱也汇报了这一情况,同时告知其密切关注L县卫生健康局拨付C镇卫生院财政补助资金情况。同时,老宋和小杨迅速前往L县卫生健康局了解相关情况。

“李局长,C镇卫生院到底是什么情况,既然2004年出售给了于华,为什么到现在还登记为事业单位?”老宋问道。

“宋组长,这个事我们倒是知道,也是后来知道的,因为合同也不是我们签的,是乡镇政府签的,我们认为卖的是资产,而不是公共卫生服务职能,所以一直把C镇卫生院视为公立医院对待。”,分管人事的李副局长解释道。

“公立和民营不影响承担公共卫生服务职能,我们县还有两个民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承担公卫职能,这不是理由! ”老宋强调道。

这时,小王和老钱查明了,2004年12月以来,L县卫生健康局为C镇卫生院招录事业编制人员22人。审计组组长老朱和小徐也了解到,为解除乡镇卫生院后顾之忧、促进基层医疗卫生发展,2013年起全县乡镇卫生院在编在岗人员社会保险纳入县财政统一管理。现有数据显示,县财政共承担C镇卫生院改制后招录人员的社会保险295.72万元。

到此,真相大白。L县卫生健康局作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主管部门,长期以来未理顺C镇卫生院管理体制,C镇卫生院由公立转为民营不彻底,“公私不清”,违规享有公立、民营双重待遇,历届主要负责人均负有责任。

问题指出后,L县卫生健康局现任局长向审计组表态,全局和各医疗机构全力配合好审计组工作。

公共卫生服务第三方平台检测数据很快提供了过来。经审计组大数据比对分析,C镇卫生院老年人健康体检数据存在较多问题,第三方平台检测数据中无结果,老年人健康检查人员记录中存在已死亡人员等,通过虚报体检人员套取项目补助资金3.2万元。除此之外,审计组还发现C镇卫生院违规串换药品,造成医保基金损失8.6万元。

审计结束后,审计组将C镇卫生院管理体制问题以审计专报的形式向县主要领导作了汇报,县委书记做出批示,要求纪检部门成立专班督办整改。同时,将虚报人员套取老年人健康体检公卫项目资金问题、违规串换药品问题分别移送县卫健部门、县医保部门处理。




以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站首页 审计速递 审计漫谈 八面来风 艺术鉴赏 趣谭生活
联系方式15956947313(微信同号)
版权所有 审计文化网
皖ICP备17027339号 | 皖公网安备34011102003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