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高悬当前位置:首页 >> 审计漫谈 >> 明镜高悬

案例 | 消失的工程

发布时间:2022-02-07来源:山东省淄博市沂水县审计局作者:赵玉国 王广超点击:37099

疑云

在某县住房保障中心主任离任经责审计过程中,审计组长宋科长让组员小张重点关注工程方面是否存在问题。小张把住房保障中心送来的项目资料分类分项目归置好,发现2019年的老旧小区改造项目李庄小区有两个预算报价书却只有一个工程结算书,而且小区混水站工程预算跟小区老旧改造预算的工程量存在重复部分。小张决定跟住房保障中心老旧小区改造科朱科长核实一下。

“朱科长,你好,我是审计局的小张,这不你们单位贺主任离任审计嘛,关于老旧小区改造有个疑问想咨询你一下。”

“张科长,你好你好,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朱科长很热情。

“为什么2019年老旧小区改造项目李庄小区预算报价书有两个,工程结算书只有一个,而且两个预算书工程量存在重复部分?”

“这个啊,2019年底我才接手干老旧小区改造的工作,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之前的负责人去了其他单位,要不我把他手机号给你,你问问他?”

“你别问,都去其他单位了,你让朱科长自己问清楚再回复你”,宋科长插话。

“朱科长,麻烦你给问问好吧,具体的情况你们比较好沟通。”

“呃,李庄小区是吧,我想起来了,那个老旧小区改造项目是国有资产运营公司组织的,项目材料应该在财政局那边,要不我把财政局曹科长电话给你,你问问他?”

“朱科长,你看你这不是很清楚,我跟曹科长也不认识,你看看联系联系他把材料要来拿过来吧。”小张现学现卖。

“哈,好的,我今天有点忙,明天有空过去看看啊。”朱科长答应得倒是很痛快。

拖延

“朱科长,上回说的材料你们准备好了吗?”小张客客气气问道。

“哎呀,不好意思,张科长,工程材料不是在财政局那边嘛,上回你跟我说了以后,我跑财政局要了好几趟了,他们说一直在找着,我再去催催啊”,朱科长的笑脸仿佛通过手机都能看到。

“好吧,那朱科长你们抓紧点,这都一个星期了,领导催得急”,小张满是纠结。

“好的,好的”,对方随即挂了。

小张感觉电话那头的人接着把这事抛在脑后了。

“小张,你这样要材料怕是再有一个星期也要不来,住房保障中心那边说啥就是啥,你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他们本身不想提供材料,怎么会很痛快地把材料送来?”宋科长为小张指点迷津。

“嗯嗯”,小张讪笑着应道。

“你把朱科长的电话给我,我给他打个电话。”

“喂,朱科长吗,你好,我是经责审计组的宋远山,李庄小区老旧小区改造的混水站你们实际上修建了吗,建了啊,建了你们就把验收、结算等项目相关的资料拿过来,拿不过来的话我们就去现场看看,有的没的一目了然,你说是吧,那好,那你们下午把材料拿过来吧。”

小张一字一句地听着,感觉这回电话那头的人肯定立即动起来了。下回就这么要材料!

“你就负责要材料,准备材料是他们的事情,你不用为他们考虑准备材料是否困难。”宋科长为小张打消顾虑。

下午。“小张,朱科长下午跟你联系了吗?”宋科长问道。

“没”。

“这个朱科长,答应得痛快,不怎么配合。明天我们去李庄小区看看。”

出鞘

李庄小区是个安置楼小区,小区门口很简单,一个大爷穿着平常衣服在保安室门口摘菜。人来人往,头也不抬,有人打招呼,他就应一声。

车到门口,电动栏杆未自动抬起。

“大爷,给开下门行吧?”小张探头问道。

大爷抬起头看了一会,“你是干啥的?”

“我……这小区里有个想卖家具的,我去他家看看家具去。”小张说了个谎话。

大爷又看了一会,起身拿起一旁的保安帽子搭在头上,走近,“外面的车不让进,防疫,你联系他过来接你吧。”

小张还打算争取一下,宋科长让他先把车退到路边。

“是不是朱科长打过招呼了,那大爷也没带个口罩,还说防疫。”小张疑惑。

“我看进进出出的管得也不严,咱俩走着进去,能躲他躲他一下,不能躲直接进。”宋科长安排。

拨云

小区挺大,宋科长和小张进去后沿着小区栏杆走了一会也没看到像混水站的建筑。小张看到一小块菜地边上坐着两个大娘在那吃黄瓜,便走过去寻思问问。

“大娘,吃黄瓜呢。”

“昂,你吃吧?”一个大娘顺手拿起一根黄瓜递给小张。

“不吃不吃。大娘,我跟你打听个事啊,这小区里前年建过混水站吗?”

“混啥?”

“混水站。”

“啥水站?”

“这小区里这两年有没有建过什么东西,带水管的那种?”

“建水管子?你知道吧?”大娘转头问另一个。

“建啥?没建什么吧。”

“没事了,大娘,你们吃黄瓜吧。”小张觉得问大娘也得不到明确答案。

“打电话给朱科长,让他来给指指吧。”宋科长说道。

见日

一辆黑色轿车在小区主干道靠边停下,下来一个胖胖的、黑黝黝的男人,裤脚卷着,小跑着过来,老远就喊“哎呀,宋科长、张科长,你看你们还亲自过来,电话说一声,我拍张照片发过去不就行了。”

这肯定是朱科长了,他的车是怎么开进来的呢?小张心想。

“朱科长,我们不过来,谁知道你去哪拍了张照片给我们发过去了呢?”宋科长笑着回道。

“您看您说笑了,我还能去哪拍啊,在这小区拍呗。”朱科长讪笑着。

“正好我们过来拍张照片回去还能写个信息,麻烦朱科长给指指混水站在哪吧,我们找了好一会也没找到。”

朱科长却没有要走两步的意思。

“哈,宋科长,我实话实说了吧,你们看了政策文件估计也知道了,以前年度已经申报过老旧小区改造项目的小区是不能再次申请改造资金的,但是呢,有的已经改造过的小区它确实又有这个需要,那我们也没其他资金可用,只能一块放到新的项目里申请资金了。”

“就这一个混水站吗?”宋科长问道。

“混水站是欢喜家园小区的,还有其他两个小区的防水改造和路面硬化,一并放在了李庄小区里面申报实施的。”

“朱科长,光听你这么说,我们怎么知道你不是套了资金挪作他用了呢?”宋科长追问。

“我哪敢,我这就带你们去那三个小区看看,当时我们都单独做了预算,所有资料都全,回去就把材料准备好给你们送去。”

真相

经核查,该县住房保障中心会同县国有资产运营公司,将以前年度已经改造过的欢喜家园等三个小区的防水改造、路面硬化和混水站工程,以李庄小区改造提升项目的名义作为2019年度项目重新申报并实施,实际改造支出821855.1元。在竣工结算时,再与中介机构串通作为一个整体项目搞结算审计,并进行付款,从而实现利用上级资金对以前改造过的老旧小区再次进行改造。目前,该问题已根据有关要求,对相关责任人移送纪检监察部门进一步处理。




以上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站首页 审计速递 审计漫谈 八面来风 艺术鉴赏 趣谭生活
联系方式15956947313(微信同号)
版权所有 审计文化网
皖ICP备17027339号 | 皖公网安备34011102003269号